青海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。4月份還未結束,他已是今年以來第八名落馬的省部級高官,平均一個月兩名。
  高官紛紛落馬,這一方面展示了國家當下反腐的雷厲風行,一方面也的確證明瞭官場腐敗之嚴重。相信還有不少貪官會被陸續挖出,這是吏治之痛,也是中國社會全面治理之痛。
  出了這麼多貪官,難道是他們有特殊腐敗基因嗎,當然不是。中國以往對官員的監督體系出了大漏洞,我們未能編織一個嚴厲管束權力的制度籠子,這是問題的根源之一。建立制度的籠子因此成為當下改革的一個重要方向。
  然而這大概也不能說是問題的全部,如果官員們有撈錢的強烈願望,社會上存在實際鼓勵官員們“向錢看”的意識形態,那麼什麼樣的制度就都是脆弱的。制度只有與社會價值體系高度一致時才是強大的,否則制度的權威就會隨時面臨各種侵襲和挑戰。
  中國社會高度市場化了,在社會價值體系中,錢逐漸占據了至高無上的地位。一個人的成功與否,財富標準打敗了其他標準。由於中國社會高度功利化,人們追求的都是世俗意義上的成功,財富的吸引力受到進一步強化。
  原有約束官員的價值觀受到基層市場經濟環境的強烈擠壓,不僅一些官員動搖了,社會環境對那些價值的崇尚也極不穩定。一個人如果窮,社會就不會認為他成功,一個沒錢的公職人員所受到的這種壓力同其他人是一樣的。
  在金錢的打壓下,社會價值體系的多樣性難以伸展。有人公開說,寧可坐在寶馬車裡哭,也不坐在自行車上笑。有的大學教授也公然對學生說到40歲時沒有賺到4000萬,就不要去見他。這些扭曲的成功觀和幸福觀不斷擴大地盤。
  中國必須形成強大的現代文化力量,對市場經濟造成的金錢崇拜進行平衡、制約,使社會價值體系能夠在思想上支持公職人員的廉潔奉公願望。這種文化的力量和制度建設對接起來,才有可能實現廉潔時代的真正開啟。
  這些年社會的註意力越來越轉向明星和富豪,他們占據了年輕人心目中偶像的大多數位置。與此同時,權力的光環對普通人來說在於它們顯示個人成功以及被“私用”的價值,“為民”和“報國”的機會並非相當一部分輿論真正羡慕的東西。
  中國必須實現價值觀建設的突破,這是解決中國當下各種問題、包括建立廉潔政府的根,也是讓我們大多數人能不被金錢所累,活得更輕鬆、更有幸福感的根。當連學者、作家的成功都要通過貨幣化的標準才能證明時,我們的很多美好目標都只能看得見,很難真正夠得著。
  所以說中國的改革必須是全面的,很多最困難的東西最後會落到文化層面。中國需要政治及文化理論的突破,需要官民在社會、文化等改革領域各自的建樹。我們要致力於建立全社會除金錢以外的共同精神追求,它們的吸引力即使不如財富,也不能比後者差得太多。
  西方在權力與金錢之間實現了合法的關聯。富人當官,富而從政,在官員和高薪企業高管之間形成公開的旋轉門規則,這些都為富人操縱國家和官員變現影響力提供了機會。中國對此要有充分的認知和警覺,我們必須探索中國自己的廉潔價值觀和實現方式,其中包括官員“不能貪,不敢貪”的震懾阻遏機制,以及“不想貪,不必貪”的必要保障機制。
  價值觀建設是一項非常困難的事業,也是中國改革最終形成強大慣性的關鍵領域。中國的市場經濟成就不能是這個國家自己給自己挖的一個大坑,這最後要由社會的價值觀面貌說了算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vm84vmsk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